http://www.ifengart.com

一朝步画卷,一日梦千年——“梦中上河”《清明上河图3.0》数字主题馆项目

杨毅斌:

“梦中上河”《清明上河图3.0》数字主题馆艺术顾问

北京凤凰数字科技有限公司签约艺术顾问

句集文化创始人

 

姜湃湃:

“梦中上河”项目艺术助理

参与设计团队:

陈伟、刘毅、郭一臻、柴明辉、李鑫鑫

 

当北宋画家张择端完成这幅描绘东京汴梁的繁华画卷的时候,他一定没有想到,这幅被命名为《清明上河图》的作品,会历经岁月沧桑,而成就一段艺术传奇。此次太原主题馆项目中,凤凰数字团队邀请到杨毅斌作为此项目的艺术顾问,在延续以往经典展项并进行优化升级之外,共同打造全新的内容 ——“梦中上河”。

 

【凤凰数字科技作为国际知名传媒集团凤凰卫视旗下核心板块,国家双高新企业,致力于围绕“文化+科技”融合大主题,整合文博、艺术、教育等领域顶级资源,持续打造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品质创新文化IP。】

 

 

“一城看山西,一街五千年”,太原古县城,位于太原市西南部的晋源区,是一座始建于明代早期的县城,也是晋阳文脉的延续。

 

建筑面积3500平方米的梦中上河《清明上河图3.0》太原主题馆位于金牛湖湖畔,古县城东南城墙中的主题馆,主展区包含清明上河、时空回越、盛世长卷、雾里看花、花灯闹市、梦中上河、汴河上行、孙羊前街、孙羊老店等9个单元,创作团队用巨幅投影长卷、球幕影院、全息剧场、光影装置与艺术雕塑等多元形式与技术手段再次诠释出国宝级名画《清明上河图》中的千年故事与宋代风华。

 

 

《清明上河图3.0》太原主题馆,借助数字化手段再现历史风貌,让游客穿越时空,观众如“一步入画”重返画作《清明上河图》诞生的繁华盛世,以第一人称视角,在数字化国宝级文物世界中沉浸式体验北宋繁华盛景,一日梦回汴梁城,在北宋人文雅韵中,唤醒文化的记忆。

 

 

“梦中上河”《清明上河图3.0》太原主题馆项目,是一个以高科技互动艺术深化的沉浸式体验项目。设计师从艺术、哲学、技术、设计、市场五个维度阐述了“梦中上河”单元的构想。

 

 

《清明上河图3.0》所要彰显的主题就是“用思想检验思想,用艺术诠释艺术。”杨毅斌老师认为:设计更多是呈现,是展示,是描述,是直解的。而艺术是诠释、是解读、是再现、是思想、还有态度。设计更多是服务于内容,但是艺术是表达我们对事物的看法,不仅仅是简单的展示作品表面性的东西。所以说,这既是一个符合市场需求的设计作品,也是一件融入思想与认知的艺术精品。

 

 

在这里创作团队克服了素材的局限困难,以梦为主题,用超现实主义、表现主义与象征主义的创作语言,从清明上河图原画中年挖掘创作素材,用现有素材,对《清明上河图》的盛世长卷,进行大量的二次创作。

 

盛世长卷

 

 

盛世长卷总长30米,高7米。原画中814个角色、70余只牲畜、29艘大小客货船、13辆交通工具、180多棵树“动起来”“活起来”,更为极致地还原原作质感,凤凰数字科技团队20多位画师历时400多天,全手绘动画5万多张;10多位合成师历时180多天,合成空间图层逾6000层……可谓“一朝步入画卷,一日梦回千年”。

 

 

瞬间是最美的,比如烟花燃放,比如白雪飘零,比如雨打窗扉。这种美,仿佛星光大道一闪的瞬间。两个不同的时代跨越岁月的距离突然相遇。这种美是对编年的废除,是对时间的反抗。哪怕是瞬间即逝,依旧会给人家留些很深的印象。

 

 

雾里看花

 

 

画卷一展越千年,东京梦华在人间,在这里,声光电与大宋文化的再次交融,梦回千年畅游汴梁东京,如梦如幻、恍如隔世。

 

 

花灯闹市

 

 

花灯闹市复原了宋代的夜市场景,打造沉浸式宋代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体验空间,用写实的艺术手法结合《清明上河图》中的有趣元素,编织梦与现实交织的奇幻与真实;在这里可以效仿古法,品着清茶,体验一番宋人的悠闲生活……

 

 

此时,当将灵魂与精神交予画卷。

 

 

山是山,水是水;山非山,水非水;山山水水中成就了作品;解构、重组、重现,并非难事,而在于恰得起分,心的流露便是作品的本真。

 

 

汴河上行

 

 

穿过月亮门,踏上石板栈道,坐于轻舟之上,观尽汴河两岸;

球幕中营造着汴梁码头的场景复原,在古人的眺望中穿行于虹桥,在孔明灯围绕下又见万家灯火,点点渔光。

 

 

 

 

梦中上河

 

月下柳

 

 

“月梦从天而落,压弯了扛不住的断头柳,行于树下的人们,对于北宋末年的月光而言,它是看不到的。”

 

 

树枝在明月的衬托中,只见“梦中上河”

 

向往

 

 

“轿子从画中奔出,顶盖的瓷片儿在旋风中交合成了蝴蝶。

风向标则化成了“斗拱鸟”,拍打着团扇,逆风而上。

而一张张交子吃力的把装满生活的房子从画里揪出,它们没有方向,只有远方。

只有大红鲤鱼在向死而生的一刻,只想留下最后的吻别。

这些正在躁动且旺盛的生命,选择着属于他们的向往与自由!”

 

 

《向往》中有很多元素,从画里“跑”出来。有被交子拉出来的推车,载满了果冻般的房子;有长出乐器腿脚的轿子;“斗拱鸟”,其身体主要结构为木质斗拱,双翼则为草编的蒲扇,这些元素都可以在原作中找到,在它飞出画卷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他的不平凡;一条跃出卷轴的“锦鲤”,尾部的鳞片化成了钱币,鱼鳍变成了蝉翼,这是一种蜕变,更是一种自由的实现……

事物犹如梦境!精神更如现实!

 

 

话里话外

 

 

“蛋里蕴藏着徽宗皇帝的心境,蛋外铭刻着宣和盛世的处境。

蛋里的温暖往往看不到世界的真实,在蛋皮的消磨中更看不到文化的灿烂。

只有在击碎的一刻,在里外两面所暴露的戏剧冲突中,才可正见历史的现实。”

 

 

一个破碎的蛋壳,看似坚硬的蛋,其实脆弱不堪。

这个作品表达着封建社会中百姓和君主的关系:一墙之外,相隔两世。

 

 

出世与入世

 

“一个是世间百态的浮云

一个是天人合一的心景

一个是朝干夕惕,百折不摧的精粹

一个是无所从来,亦无所去的虚妄”

 

 

在《溪山行旅图》的烟雨缭绕与“影”的聚合离散中,恍惚可见《清明上河图》中的一草一木,一屋一世,一人一情,一景一境。

 

 

看着

 

 

“当人们失去了习惯与固化的设定,原有的身份与角色便失去了意义。

如果人们能够不时间脱离环境规划的轨迹,真实在变与不变中显得更加清晰可见。”

 

 

“看着”这个作品整个画面上没有人,所有人都站在画面之外,就像我们现在疫情社会,画里热闹的场景变得很安静,所有人都失去了自己的身份。

他们看着这张画,看到自己的生活环境和它产生距离感,人与人之间产生了一个距离感,这也很像我们疫情之下的状态,我们应该怎么看待现实中存在的角色与生活的关系,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

 

 

广厦

 

“方寸摇坠千万户,庶民悲喜争年华。九类人生终是土,风花不看蝼蚁家。”

 

 

这是由一块块大积木搭建而成的“广厦”, 在积木的空缺当中, 有着从《清明上河图》 中节选的人物场景。广厦本意指高大的房屋,这里暗示在这些看似繁华的背后危机以来,但作为百姓却全然不知。

 

 

在呈现历史的过程中,让历史中的每个人和观众产生一定的对比性、冲突性或是同质性,都是一种有意义的关联。

 

 

 

水上舟  人间世

 

“迎水向前的船只,好比人生不进则退;湍流不过是麻烦我们日常的是非而已。”

 

水面上,船只在碰撞中争先,面对事故绕水而行,中船对小船的迁就,大船对小舟的呵护。千帆竞渡中不过是掌舵人的心思和人性罢了。

 

 

在思想上,“梦中上河”的艺术表达首先要告诉大家,《清明上河图》作为中国十大名作之一,不止体现在它的画技与作者的身份上,另外一方面,这幅作品所承载的是对社会的表现和认知下的一种生活的态度和一种生存的观念。

当“梦中上河”通过哲学思想和艺术表达,而启发我们进行对当下的审视,这便是设计师想做的事情,也是一个艺术创作者该做的事情。

 

孙羊老店

 

孙羊店是清明上河图中最大的一个店,我们将这个店面进一个真实的还原。

置身于孙羊店中仰头望去,楼上客家的身影在烛光中晃动,有的在耍酒,有的在读书,有的在轻语,有的在惆怅; 低头眺望窗外,一侧是雨天宋街上穿梭的行当,一边是码头上雨雾中摇曳的船只。

伴随着舞台上的小戏,来客一边品尝着宋代糕点,一边畅饮着宋朝新酒。

此刻,所经历的一切在大时空中已置身于那时,那世。

 

 

这是一个文旅项目,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展馆。《清明上河图3.0》太原馆项目中不仅对“梦中上河”这一主题内容从艺术、哲学、技术,市场经济的效益层面综合考虑和实践。更是一个具有创新性的业态与运营模式真实案例。

所谓的文化自信,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在文化自信里怎么哺育或者传播文化特点,必须要从不同的项目当中落地,才能在经济效益可持续发展中把文化回归到生活。

希望这个项目能为文旅行业带来一些新的启发,和某些话题的延续。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