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fengart.com

希腊艺术家斯皮诺斯·格莱卡斯:疫情之下,艺术创作从不停歇

每一次大流行病都是对现代文明的冲击,先是医疗体系的崩溃,继而波及金融系统,大国间的关系也随之变得敏感……病毒蔓延的同时,牵连各行各业,艺术行业也难以独善其身。

自疫情爆发以来,巴塞尔艺博会、东京艺博会、威尼斯双年展等全球众多美术馆或艺术博览会取消、延期或关闭。艺术从业者们的对外活动也随之大量减少,其中包括来自希腊的超现实主义画家斯皮诺斯·格莱卡斯(Spiros Gelekas)。

斯皮诺斯·格莱卡斯(Spiros Gelekas)

 

比病毒传播得更快的是愚昧

自希腊境内陆续出现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例后,斯皮诺斯便暂停了个展,并关闭了线下画廊,留在科孚岛的家中进行自我隔离,即便这意味着艺术家的收入将大幅减少。相比欧洲的重灾区——意大利,希腊还不算糟糕透顶,但斯皮诺斯认为希腊人太过“轻敌”,松懈的防疫态度背后隐藏的是忠诚的宗教信仰,在这个95%国民都是东正教徒的的国家里,宗教比政府拥有更强大的感召力,“疫情日益严峻时,他们将希望寄予上帝”。因而在看到拥向教堂做礼拜的人群后,斯皮诺斯不禁在社交媒体上多次呼吁停止危险的社交活动,他表示比病毒传播得更快的是愚昧。在过去近半个世纪之久的时间里,斯皮诺斯的生活也曾被置于切尔诺贝利核泄漏、艾滋病、致命性病毒等人类灾难的威胁之下。但他觉得自己之所以安然无恙,得益于自己从不讳疾忌医,并尽一切可能了解医疗卫生常识,他坚信科学的分析及数据更能挽救生命。

斯皮诺斯的个人画廊已关闭

 

在未知疫情发展中,维持自己原本日常生活

隔离期间,希腊政府关停了大部分的营业场所,城市被按了暂停键,但斯皮诺斯认为自己的生活几乎没有改变。他将大多数时间花在了工作室,“待在家里画画,这本就是我的生活。”他不但尽力让生活不受疫情影响,甚至还兴致勃勃地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自己的疫情日记,展示一个“不出门喝咖啡”的希腊人日常:投入到新作品的创作中、逗猫、照料花园。在日记中,斯皮诺斯也鼓励人们寻找宅家的乐趣,甚少流露悲观消极的情绪,他称甚至因为隔离,自己能更好地执行工作室的清洁计划了。

斯皮诺斯与他的爱猫

 

艺术创作因为“宅”而得到充分完善和提升

暂停了所有的外出活动之后,斯皮诺斯终于有时间将脑海里的幻想搬上画布了。自隔离生活开始,他就开始《暗黑幻想》这一新系列的创作,该系列的部分作品现已面世。艺术家表示新系列如其名字所暗示,不但在颜色的运用上偏好深且暗,并与鬼魂、深海生灵、天神等异灵生物有关,之后他还会创作与世界末日有关的画作。这难免让人好奇:这些未完成的作品是否因疫情而作?毕竟,“恐慌、离逝、末日……”是人类对大流行病的普遍印象。意外的是,斯皮诺斯表示新作品与当下的新冠肺炎毫无关系,不仅如此,无论是病毒或是其他的意外事件从未能影响自己的创作,灵感也不会因此枯竭,因为他所画的都是不受外界影响不断涌现于脑海中的奇思幻想。此次的疫情为他提供了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将幻想绘成画作,并将画作完善成佳作。

《暗黑幻想》( Dark Fantaseas)系列画作(其二)

 

慈善也许是让艺术在灾难中凸显价值的好方法

当被问及艺术在疫情中可以充当什么角色时,斯皮诺斯坦言自己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他说他能做的就是参加慈善捐献活动。此前,他就曾向科孚岛的医院捐赠了两幅作品,其中一幅描绘了船只停泊在宁静海面,他把这幅画挂在心脏科,希望所有的病人和医护人员能保持平和的心态面对生命的起落,而另一幅描绘生命之树的画作则挂在负责迎接新生命的妇产科。斯皮诺斯鼓励更多艺术家可以发起和参与这样的艺术慈善活动,以“让人们生活的空间里充满微笑和色彩”这样的心愿。他认为自己有必要继续提高创作能力,让作品拥有更高的艺术价值,这样才能更好地让艺术丰富大家的心灵和精神。

作品《高山低谷》(High and low)挂在妇产科室的墙壁上

汹涌如潮的新冠疫情引发的健康危机、经济危机将每个人置于被淘汰的风险中,但画家斯皮诺斯即使遇到困难,仍不会停止对艺术的幻想和探索,在艺术道路上坚持创作前行。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